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祥磊部落网易博客

祥磊部落:http://www.bxl.me

 
 
 

日志

 
 

似水·流年  

2008-12-13 16:52:0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晃,很多年了…… 

那时的他们正值年少,带着少男少女对情感的憧憬,到如今,镜中的容颜憔悴了,人的心也老了…… 

26岁,刚刚完成一份作品。宛词闭上眼用笔在地图上随意勾画,当她睁开眼时,命运的笔尖指向了湘西古城凤凰。 

一星期后她动身独自去凤凰了,那里有她敬仰的沈从文先生的不散的魂灵,有苗寨的别样风情,有反璞归真的文化底蕴,还有,她当时不知道的,在那里有她一生的心结…… 

闭上眼,听我来讲这一段故事。 

林宛词到的那天,凤凰有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韵致。那里的古镇遗蕴和夕阳烟波给人一种恍如昨日的幻象。很多人说丽江是艳遇之城,但我觉得湘西的凤凰是最适合在怀旧的氛围中上演恋爱和抒情的一幕幕皮影的。 

她是萦绕在忧郁文字中的人,她的朋友很多,但她内心的孤独彷佛从来无法淡去。宛词内心深处的忐忑敏感,彷佛期待,又立刻怅若惘失,一如这古镇纵深的光阴…… 

一文,也是孤独的,从小数学天才的光环使他不能不层层包裹起自己,尽管他一直是众星捧月,尽管他身边不乏愿意陪伴他的人,不乏愿意纵容他一切的人。罗一文内心表面是满足的,在那遥远的繁华都市里,有他可以展翅高飞的空间,有爱他的人。他的内心深处又是渴望的,一如平静地表下的汹涌岩浆。 


当两个相同的人相遇时,一定会有故事发生;当两个同样敏感孤独而又渴望的人相遇时,那故事一定痛彻心扉,如古罗马废墟上的惨烈和决绝。 

所以当罗一文和林宛词相遇时,当他们穿越时间空间,沧海桑田,在沱江上相遇时,他们一定深深的魅惑。那天的凤凰,下着大雨,整个古城就显得格外冷清,青石板上或是江上,都只有雨水冲刷的痕迹。 

雨中的沱江上此时只有两个人,一文和宛词,他们分别站在两岸,点燃自己的花灯,沉浸在他们所习惯的一个人的世界中,当然这是他们这一生中最后一刻,世界里只有一个人…… 

一文所住的清云客栈在沱江左岸,他在右岸;宛词所住的望城客栈在沱江右岸,她在左岸。当花灯消失在各自的视线之中后,两人在沱江石桥上,狭路相逢。桥其实也就是石墩,一般只能容一人通过,两人就站在桥上互相张望的一瞬间,他们彼此一定深深的魅惑和迷离,这个面容恬静儒雅的男子是谁?这个清丽姽婳的女子是谁?一路走来的老朋友?前世今生的约定? 

雨又下起来了,模糊了两人的视线,他们才想起自己要过的桥。雨中两人渐渐贴近,林宛词天生怕水的,此刻沱江也因大雨而汹涌奔流,,当他们走到同一石墩上时,她再也不敢往前迈一步。不知是时间停了,还是两人的心同时凝固。雨越下越大,宛词心一横,走上石墩,这时一文也走上桥了。遥遥雨景中两个影子越来越近…… 

“把手给我。”他说道,瞧,多么简洁。她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伸出手去,他的手白皙修长,坚定有力。他们眼里有着同样的惘然,多么默契。他紧握着她的手,旋过身子,让这个似曾相识的人走过,背后是滔滔的江水。 

还有没有下文?他们是就这样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是……?罗一文不知道,林宛词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他们同时出现在午夜的酒吧。罗一文去的时候林宛词已经在那里了,她的手中是一杯“黯然神伤”,她幽幽地啜着,目光流转在夜中的沱江上。伤感是与生俱来的,必须有同样与生俱来的人或事才能解开…… 

罗一文也选了一个临窗的位子坐下,服务生送来一杯颜色迷离的液体。他是习惯孤独的。很多年他都是独自生活在数学王国里面,有人关心他,但少有人理解他。数学也需要他足够的孤独去思考去演算,更多的时候他是与自己为伴,与自己的想象为伴,不似今天…… 

他们俩遥遥相望,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林宛词站起来准备离开,午夜的酒吧只剩下两个人,她和白天桥上碰到的那个男子,气氛氤氲。就在此时,她发现罗一文也站起离开,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她定定地站在酒吧里,心里竟有些许失落,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怅然走出酒吧,却突然有种心跳的感觉,他就在附近,他没有走开!她与生俱来的感应。 

猛然抬起头,他,就在她面前。他们的眼中有着同样的默契和一路走来的疲倦,这谋杀了彼此的理智,夜太静,此刻只有他们急促的呼吸声。天哪,让他们拥抱吧。就在那一瞬间,热烈的拥抱化成千言万语,没有庸俗的过程,不需要过程,默契可以代替过程。 

……接下来的一星期,他们的足迹踏遍了凤凰古城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小细节都如此的对味,他们怕浪费这种情绪的错觉,除了宿命,再也无法用别的办法来看待这对疯狂的男女……但是他们还是不得不离开,他们有着在远方的生活,二十六七岁的人不会再为不可触碰的感情而冲动,他们留下了只有孤独着一路走来的男女才懂得的暧昧。 

我在叹息,我希望故事就此结束,因为现实中没有这样这样的爱情,不如,让他们保存那份莫忘那天,你我之间的怀念。 

然而他们又都回来了,二十六岁的女人还是女人。割舍不下心底最深处那份萦绕的牵挂。林宛词走进凤凰那个古色古香的旅馆,她在开一间房门,门打不开。“我来吧!”罗一文就站在她的身后。呵呵,他像是有感应的,他们其实一直有感应的,只是一直没有相遇而已。“我知道你还会再来”,“我知道你知道的”。瞧,多么默契,现实中的我们就不要寻找这种默契了,太凄艳的感情只会太无常。 



让他们拥抱吧,他们是太相似的人,其间不需要太多的过程。想你的心,百转千回,此刻却不需要一言一语,他要说的她全明白,她为什么再来他也全明白。一瞬间就是永恒。一转身就是山高水长,天涯路远,他们害怕……北京与雅加达,隔山隔海算的了什么呢,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的心灵交流,所以她决定跟他去印尼。 

我心中顿觉凄然,林宛词注定不可能留在那里,所谓大团圆的爱情总会在年华似水中消磨,淡忘……爱一个人的极致就是分离,心中刻骨铭心的伤痕在,心中那份永恒的情感就在。沧海之中,红尘尽头,有时相见不如怀念。 

而且一文和宛词的世界并非只有两个人,还有瑟娜,那个一直暗恋着罗一文的华裔印尼少女。她等了他7年。没有经历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种暗恋的苦,不会明白那种沉默的落寞。是啊,我爱你,与你无关。多么超脱,其实这种落寞是只能以超脱解脱的。瑟娜灿烂的笑着,她灿烂的背后是多么难以言喻的伤痕。“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她只能用这种自言自语的方式来表达自我安慰。这伤痕,一文知道,与他心灵相通的宛词不可能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